当前位置:首页 >  都市·青春 > 嫡女虐渣手册 > 第四百零五章 大结局
听书 - 嫡女虐渣手册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第四百零五章 大结局

嫡女虐渣手册  | 作者:月下高歌|  2022-09-21 15:14:02 | TXT下载 | ZIP下载

分享到:
关闭

“咣当……”一根银针闪过,骤然竟苏茵手中的匕首及落在地。

一时之间所有人无不朝门口望去,只见门口竟站着几个北狄之人,为首的是一个年轻的北狄男子,他一袭北狄特有的服装,脸上蓄着浓密的胡子,一双蓝色的眼睛华光璀璨,恁的夺目。

无为眸色一暗,一句话都没有说,手中的三寸小刀已朝为首的那个男子袭了过去。

杜稜与赵初也没闲着,一脸戒备,飞身而上。

不管是赵国也好,还是燕国也罢,从来都与北狄没有任何交情。

为首的那个男子素手一挥,轻飘飘的接过无为射来的小刀,对着苏茵抛了一记媚眼,冷眼看着无为说道:“怎么还是这副死性子,整天只知道打打杀杀的,真叫人喜欢不起来。”

苏茵面无表情的看着他,不知为何方才他那个动作,恁的令人眼熟,便连他说话的语气也不陌生。

为首的男子看了一眼飞身而来的杜稜与赵初,笑眯眯的看着苏茵,指着地上的容华,*的说道:“真是让我伤心,我千里迢迢赶来救他,你们就在这样招待我的。”

他一句话落在,苏茵瞬间开口大声说道:“都给我住手。”

那瞬间姬玉也愣住了,她难以置信的看着为首的北狄男子,眼中满是震惊。

杜稜与赵初瞬间收手,皆抬眸朝他看去。

苏茵目不转睛的看着他,颤抖的问道:“你真的能救他?”

为首的男子瞟了苏茵一眼,笑眯眯的说道:“如今看着还有救,若是晚了的话,我也不敢保证。”

苏茵眼泪一行一行落下,一字一句的说道:“只要你能救他,你想要什么都可以。”

“好说,好说。”为首的男子满不精的摇了摇手,看着众人说道:“还不赶紧把他抬进去。”

无为,杜稜加上赵初瞬间把容华抬了进去。

苏茵想要进去陪着容华,为首的男子,深深的看了苏茵一眼,将她关在门外,美名曰:“神医诊治的时候不喜欢有人围观。”

与他一起进去的还有两个北狄人。

苏茵不敢勉强,所有人都在外等候。

屋里一点响动都没有。

所有人的心都高高的悬了起来。

时间一点一点流逝,几个人面面相觑皆带了一抹担忧。

这些北狄人来的突然,也不知是敌的友,如此轻易的便相信他们,着实不妥。

可苏茵根本顾不了这么多,最坏的结果也不过如此,她还有什么不敢尝试的。

时间一点一点流逝,天空由黑转白。

太阳缓缓升起,所有人就这样站了一夜。

“好了。”就砸苏茵的心沉入湖底的时候,那扇紧闭着的门,突然开了,蓝眼睛的男子站在屋里,挑眉看着苏茵,眼中满是笑意。

姬玉先苏茵一步便要踏进屋里。

却被他给揽下了,他冷眼看着姬玉说道:“只准一个人进来。”

对着苏茵微微招手:“就是你了。”

姬玉飞快的看了苏茵一眼,对着她轻轻颔首。

一道道视线之下,苏茵有些仓皇的走了进去,另外两个北狄之人瞬间退了出去。

屋里只剩下躺在榻上的容华,还有苏茵与那个蓝眼睛男子。

苏茵几步走到容华榻前,凝神看着他,只见他面色依旧煞白,只是一直笼罩在他脸上的那股死灰之气不见了。

他呼吸平稳,再没有咳血。

便是不用把脉苏茵都知道,他再无性命之忧了,夺魄之毒真的解开了。

她眉眼弯曲,明明笑着,眼泪却落了下来。

上苍真真待她极好。

她深深的看了容华一眼,转身看着蓝眼睛男子,一撩衣裙便要跪下。

可蓝眼睛男子却突然伸手扶住了她,苏茵固执的看着他:“公子救我夫君,如此大恩,苏氏阿茵无以回报,请受苏茵阿茵一拜。”

蓝眼睛男子扶着她,笑眯眯的说道:“你说只要能救他的命,要什么都可以!”

在他的目光之下,苏茵轻轻的点了点头。

蓝眼睛男子目光灼灼的看着苏茵说道:“我什么都不要,只要你。”

苏茵顿时便愣住了。

蓝眼睛男子才不管他什么表情,伸手便将有些呆愣的她拥入怀中。

苏茵面色一沉,本能的抬手给了他一掌。

岂料,蓝眼睛男子一把握住苏茵的手腕,挑眉看着她说道:“怎地?你想反悔不成?”

苏茵抬眸看着他,沉声说道:“我已嫁人为妇,还请公子换一个条件。”

“不嘛!不嘛!人家就要你,除了你什么都不要!”在苏茵的注视下一脸俊俏的蓝眼睛男子,瞬间换了一副面孔,他伸手拽着苏茵的衣角,一脸娇羞的说道。

苏茵血气翻腾,险些一口血吐在他脸上。

这个男人竟在对她撒娇……

顿时她满头黑线,一下拂开他的手,声音一沉,看着他的眼中闪过锐利的杀气:“说你到底是谁?究竟有什么目的!”

“阿茵……”蓝眼睛男子一声轻叹,不要命的伸手将苏茵拥入怀中,死死地抱着她。

他一声阿茵,令得苏茵瞬间一怔,难以置信的看着他。

他看着苏茵挤眉弄眼的一笑:“你猜猜我是谁?”

苏茵一脸石化,她缓缓摇了摇头。

她百分百确定,她从没有见过这个人。

可为何他的神态,他的语气,她竟会有一种说不出的熟悉。

蓝眼睛男子目光灼灼的看着苏茵,一字一句的说道“是我!”

苏茵还不敢确定。

哪知蓝眼睛男子勾唇一笑:“你还记不记得我送给你的雪球了。”

他一句话落下,苏茵如被惊雷击身一样,瞬间动弹不得,她难以置信的看着他,怎么也没有办法相信他。

蓝眼睛男子故作一脸忧伤,他抬手戳了戳苏茵额头,哭丧着脸说道:“阿茵,我真是太伤心了,我为你而死,粉身碎骨,这才过了几个月,你便不认识我了,呜呜……人家太伤心了。”

苏茵眼睛睁的大大的,一下子扑进他的怀中,她死死地拽着他的衣襟,眼泪滚滚而落“燕倾,你是燕倾……”

已经换了一副皮囊的燕倾,一把将苏茵抱起,在屋里转了数个圈,得意洋洋的说道:“怎么样?意不意外?惊不惊喜?”

“你还活着,真好……”苏茵泪眼模糊的看着他,真恨不得仰天大笑三声。

燕倾笑眯眯的看着苏茵,眉开眼笑的说道:“我也以为我死了,可谁知道我睁开眼便成了北狄王子,哈哈哈……可见我就是个富贵命,不是燕国就是北狄王子。”

燕倾可劲给自己脸上贴金。

苏茵没有打断他,他目不转睛的看着苏茵接着又道:“我醒来后,第一个念头便是来找你。”

说着,他一脸正色将手落下苏茵肩头,轻声说道:“我怕你伤心难过,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,也怕你从此避世,如对容华一样,为我守孝三年,哪知这副身体受了重伤,直到前不久才能下榻,从我醒来便派人四处打探你的消息,得知你遍寻名医,四处寻找可解夺魄之毒之人,夺魄本就出自北狄,我一刻不敢耽误便带着宫中的御医来了。”

如此离奇的事,旁人或许不信。

可苏茵却深信无疑,连她都能重生回到过去,燕倾重生在一个北狄王子身上又是什么大事。

燕倾说着一脸后怕:“还好,还好,我没有来晚!”

苏茵满目真诚的看着他,轻声说道:“燕倾,谢谢你。”

“你为我做的事我都知道,你我之间早不必言谢。”燕倾轻轻的抱了抱苏茵。

心头闪过一抹苦涩。

从此以后他再也没有拥抱她的权利了。

可这苦涩他并且有维持多久。

“好你个萧辰你竟敢逃婚,丢下我一个人便走,气死我了,我非要把你绑回去不可。”忽的,响起一道怒不可遏的女子声音。

燕倾瞬间如惊弓之鸟一样,匆匆瞥了苏茵一眼,丢下一句话:“阿茵,我还有事,过几日再来看你。”

说着便从窗户跳了出去,消失在苏茵眼前。

“萧辰呢?他人去哪里了?”燕倾一走,便闯进了一个容色艳丽的北狄女子,女子一袭火红的衣裙,手中握着长鞭,冷眼扫了苏茵一眼,也不等苏茵开口,便如一阵风似的消失在苏茵面前。

苏茵哑声笑了起来。

燕倾从来都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摸样,放眼天下何曾怕过谁?

足可见真是一物降一物。

燕倾一走,他带来的几个北狄之人便告辞离开。

苏茵拉开门,姬玉第一个走了进来,所有人紧随其后,站在她身后目不转睛的看着容华。

姬玉抬手落在容华手腕,那瞬间她眼睛微睁,瞬间落下喜悦的泪水,扭头看着所有人,笑着说道:“他身上的夺魄之毒终于解了。”

所有人喜极而泣。

原氏几步上前,一把将苏茵拥入怀中,连声说道:“还好,还好……”

杜若扑进无为怀中大哭了起来。

苏衍也扭过头去擦了擦脸上的泪水。

唯有赵初一声不响的退了出去。

他终于可以放心了。

纵然这幸福不是他给她的。

可她的人生终究得意圆满了。

所有人一声不响的退了出去,屋里只剩下苏茵一人陪着容华。

她始终紧紧握着容华的手,趴在榻边目不转睛的看着他,她眼中笑意流转,满是道不尽的幸福。

这一个月,她紧绷的心,终于可以放下了。

也不知何时她趴在容华榻边沉沉睡觉。

这一觉她睡得格外的救,格外的沉。

时光流转,她仿佛回到了初见容华的时候。

数年时光飞逝,过往的一幕幕回荡在她脑海。

纵然哭过,笑过,绝望过,嘶吼过,但结局终究是好的。

仿佛过了几个时辰,又仿佛过了经年,榻上的男子缓缓的睁开了眼,他视线落下苏茵身上,眼中满是宠溺的笑。

他轻手轻脚的下了榻,小心翼翼的将苏茵抱了上去。

就在那瞬间,沉睡的女子睁开了眼,刻在心头的面容,倒影在她眼中,她先是一笑,继而落下泪来,将头埋在他胸前,肆意的哭了起来。

男子一吻落在她眉心,轻声安慰道:“夫人,莫哭,为夫会心痛的。”

说着,他欺身而上。

在她身下的女子瞬间慌乱起来:“夫主,你身体还未痊愈……”

岂料,男子浅浅一笑:“无妨,莫忘了,你还欠我一个洞房花烛夜……”
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返回目录(快捷键:Enter)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play
next
close
X
Top
关闭
手机客户端
APP下载